栗子君

时时自省,日日练习

【奇迹暖暖】四神语音

重新整理了一下,把所有能找到的语音都抠了出来,包括四神宣传片、云巅之战加入家族后的语音,以及白哥哥的套装语音。


链接:http://pan.baidu.com/s/1nuGxqad 密码:bfw2


初衷是想给自己当个短信铃声什么的。其实两个小姐姐声音还是不错的,但是两个小哥哥的我个人觉得不是很贴合?还有白哥哥那个CV感觉正常讲话还是不错的,为什么要强行低音,听着好奇怪哦……

之前的中秋脑洞,匆忙中赶出来在今天结束前发一下。

其实是发文的时候忘了发剑三烟花的那个誓词,但是单独发这一个又没什么意思,所以就……


烟花是七夕的时候放的,本来想在生日这天再爬上去放一个的,但是由于太懒就拿之前的凑个数吧。我还是很喜欢万家灯火的!好看。


仿照官方对话的格式做的,8p背景取自伊吹微博。

大概就这些了……最后还是祝羽弦小哥哥生日快乐呀!


贴一下传送→中秋脑洞

【奇迹暖暖】一个中秋活动的脑洞

就是突发奇想。然后因为是很简单的一个脑洞,以我的水平并不能用文字很好的表达出来,但是我也不会画画,所以只能这样了……(。

官方自带的霜笙气场以及一定要带上的白祝。

大概就是越千霜想让祝若笙看到月华赐福(并不知道是什么样子),于是在到处搜集云母琉璃灯,正巧遇到了(刷到了很多灯(?)的)白永羲,就问他能不能给自己。

因为多余的灯也用不上,白永羲就答应了。但是越千霜数了一下发现数量不太对。

“阿羲,你不是说一共有七十一盏么?可是这儿只有七十盏呀。”

还没等白永羲回答她,越千霜一偏头,就看到祝羽弦站在他身后不远处,手里提着一盏琉璃灯,笑盈盈地看向这边。

lof也发着玩好了2333不过这边可以发十张图来着……




闲着没事P了个狗带人界面玩儿,1P为灵感来源(。),开始只是想搞一个俩小哥哥互怼,结果莫名其妙就变成了八卦走向【。




因为找不到免抠所以立绘是自己抠的,大小调的也有点不太合适请无视掉就好2333若笙的话好像是没有全身图的所以就这样凑合了一下……字体很努力地还原了但好像还是有点失败,排版也不太像x




234P是我自己想的,5P是微博主页君的小段子,再后面是自由发挥,以及和太太们聊天时候说起的冥姐姐图文双修还写的是黑文【咦




有什么好玩的台词大家可以一起来填着玩呀!【。

【奇迹暖暖/四神】上元夜

一个意味不明,没头没脑的过元宵节的故事……写了大概有好几天了,但总觉得怪怪的orz,最后的结局也是莫名其妙,希望不会被嫌弃。


里面关于元宵节和冰灯的一些都是百度来的,请不要太认真【。


私设有,依然是祝若笙为祝羽弦的妹妹。其他bug请无视好了【。


没有什么特别明显的CP,大概就是祝羽弦→冥水鸢,然后千霜小姐姐助攻这样。自我感觉并不是很好所以还是不打他们俩的TAG了……


虽然我写了小哥哥和小姐姐,但其实我想开白哥哥和羽弦小哥哥的车啊!【绝望


总之最后烂尾了……慎入、慎入、慎入!





上元夜

 

 

 

正月十五,上元节。

 

上元节这一夜,是一年之中的第一个月圆之夜。在这一天,云京作为云端帝都,照例是会带头举办盛大的灯会的。

 

少男少女们或结伴而行,上街游玩嬉戏,流连于路边摊贩上精巧的发饰手链,猜着灯谜,在支起的锅炉氤氲的雾气中吃着元宵,感受这万盏彩灯之下的太平盛世。

 

夜空中悬挂着的一轮满月散发出淡淡的光芒,但比起地上大街小巷里挂满的灯笼的光辉,竟也有几分失色。

 

这月色之下,人流之中,两个人影一前一后穿梭着,赢来了不少人的驻足回眸。

 

冥水鸢低着头走在前,祝羽弦跟在她身后,靠的既不太近,也不至于跟丢。

 

两人之间沉默着,却也不显得尴尬——毕竟祝羽弦不是第一次跟冥水鸢一起出门,早就习惯了这种情况。恐怕现在她脑子里全是出门之前未完成的那个机关的事情吧。要不是越千霜,他现在大概也没有机会跟她一起上街了。

 

想到这里,祝羽弦不免长叹了一口气。口中呼出的白雾在夜色之中变得朦胧,随即消失。

 

还挺冷的,不愧是北境。

 

这次四大家族里的三位家主的北境之行,是越千霜策划的。而此时此刻这位帮了南境祝家家主的功臣正躺在冥家的客房里,发着高烧。

 

这会儿还没有莉莉丝总理策反、北地攻陷凌云城和苹果联邦内乱这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事情,绫罗也还在自家的海棠树下站着,盼望着思念之人归来,整片奇迹大陆都还是一派温馨和谐。

 

和平年代嘛,也就没那么多事,军队自然也不必那么忙。但越千霜却也不曾放松,一直兢兢业业从不怠慢军务,并且非常体贴部下,逢年过节没大事的时候都放他们回去探亲,深得士兵们的爱戴。相比之下她一年之中为数不多能放松的日子就是春节时的四神之战了。不过通常她都是除夕或者春节的一天才赶到云京,比试一结束就要启程回返。

 

因为身份的原因,她和其他三位家主见面的时间很少,四个人能聚在一起的时间也几乎只有这一次。越千霜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还是不舍的,这都被下属们看在眼里。于是这一年,在部下们的强烈要求之下,祝若笙也发话给越千霜申请了一个长一点的假期,可以玩到正月十五,同三位家主多聚几天。

 

越千霜推脱了很久,但难得有一个机会,她心里其实挺开心的。四人之中,同位女孩子的越千霜和冥水鸢亲近一些,也一直惦记着想去看看冥家的机关,顺便也感受一下与边关的风沙不同的北境。所以当祝羽弦问她有什么想去的地方的时候,她毫不犹豫地说道:“我们去冥姐姐家做客吧!我想看冰灯!”

 

冥家居于云端北境,冬天自然要冷上许多,因此也就有些其他地方看不太到的东西,其中之一就是冰灯。

 

古时北境的人们夜间在河里捕鱼时多用油灯,但是纸质的灯罩比较脆弱,寒风一刮容易破,灯也随之而灭。冰灯也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而生的。后来人们对冰灯加以改良和装饰,让它们看起来美观些。到了新春佳节和上元夜时便可以摆出来售卖或者是供人欣赏。

 

其实真要说的话,和云京的灯会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只是灯罩有些不同罢了。

 

不过看冰灯本来也只是她目的之一,遗憾的是这一目的应该已经没机会达到了。

 

越千霜自幼从军,征战沙场、久居关外,身板比普通人要好上很多。没想到他们刚到北境没多久,冥家的门还没见到,她就发起高烧倒下了。请来的大夫只说是水土不服,过两天就能退烧。她的假只批到了十五,一退烧就得往云西赶,这看冰灯么,肯定是不行了。

 

前来慰问的祝羽弦笑得十分幸灾乐祸,被越千霜狠狠瞪了一眼。

 

整个云端都知道祝羽弦喜欢冥水鸢,远在边关的越千霜自然也不例外。冥水鸢没事不接见外人,又听说祝羽弦寄了几封信却一点消息都没有,她自然也明白祝羽弦的恋情受阻——南境祝王风流潇洒,又懂得琴棋书画吟诗作唱,被他撩过的姑娘大概可以从祝家门口排到冥家门口,谁不知道他是个情场高手。这下栽在了冥水鸢身上,越千霜本来也是准备看好戏的。只是就算可以不顾他俩这么多年的交情,也得考虑一下为自家大哥操碎了一颗心的祝若笙啊。作为越家军重要的军师,越千霜是有义务为她排忧解难的。

 

正好这次被批了个长假,所以越千霜还是决定做点什么。这也就是她的另一个目的——不管怎样,得让祝羽弦和冥水鸢之间有些进展啊。祝羽弦单独来,冥水鸢肯定不会见。但是他们一起来,她就不会拒绝了。只要不被拒之门外,就总能找到机会的不是?

 

本来还想在逛灯会的时候悄悄拉着白永羲溜走,假装被人流冲散,顺便躲在一边看好戏——当然八成白永羲会不屑一顾——现在看来是没机会了,得想个补救的办法。

 

于是越千霜顶着红扑扑的脸,努力让自己挤一点生理泪水出来,闪烁着惋惜中带着点期待的眼神看着祝羽弦和冥水鸢以及白永羲,说你们不用管我,去看灯会吧,记得给我带盏好看的冰灯回来就行。

 

祝羽弦智商与情商齐飞的脑子竟然一时之间没有明白她的用心良苦,下意识地就接道,冥家的下人都回家过节去了,总不能留你一个人在这儿吧。

 

冥家至今也不过就传了三代,没有什么严格的规矩。冥水鸢在除了机甲的事情上又都比较随意,所以过节这天就把家仆都打发走各回各家了,几个没有家的也都被赶到街上去看灯了。总的来说就是现在冥家只有他们四个,越千霜又是个病号,得留个人来照顾她才行。

 

让客人留下照顾病人,有点不太符合通常的待客之道。冥水鸢对灯会又没什么兴趣,那些冰块在她看来也就是一滩水而已,留下来照顾越千霜的同时还可以继续自己没完成的机甲。更何况祝羽弦对她来说是个危险的人,自然离得越远越好。

 

这么想着冥水鸢正打算开口,就被越千霜察觉到,开口截断了她,那阿羲留下来好了。这儿冥姐姐你更熟,万一羽弦走丢了怎么办啊!

 

祝羽弦刚想开口反驳就接收到了越千霜恨铁不成钢的眼神。十岁就继承家主之位迅速平息内乱对外扩张的祝家主的智商此时此刻终于上线,明白了越将军的用心良苦,立刻心领神会点点头,说是啊水鸢,我在这人生地不熟。羲王一直不解风情,想来也欣赏不了这灯会的美,留他照顾千霜再合适不过了。

 

解释的同时不忘黑白永羲一把,越千霜看着白永羲万年不变绷着的脸上没有任何变化,只是一双锐利的眼睛瞥了祝羽弦一下,才点点头算是表示了同意。

 

祝羽弦说的在理,冥水鸢也想不出什么好的理由婉拒。她心思单纯,想的什么基本上都能从脸上看出来,这也是为什么刚才越千霜能看出她准备开口留下。而现在,看她微微抿起了嘴唇却没有说话,便知道她是同意了。

 

临走时祝羽弦向越千霜和白永羲投去了感激的眼神。越千霜摆了摆手,白永羲虽然没出声,但祝羽弦还是明白了他想说什么。

 

再带一盏给锦锦的回来。

 

这不是什么很过分的要求。虽然要买一盏能入羲王法眼的灯很难,但小姑娘喜欢什么,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衣的祝家家主肯定不会不知道。以前白永羲给白锦锦挑礼物的时候祝羽弦他还帮了不少,对白锦锦的喜好还是有点了解的,因此这不算难事。

 

但越千霜就不同了。久经沙场的少年将军,当然不是可以用普通姑娘家的喜好可以衡量的。加上这次她这么拼命地在帮他和冥水鸢找独处机会,也是要好好谢谢她的。

 

祝羽弦两只手对插在宽大的袖袍下暖着,一边试图在脑内绘制出一个越千霜会喜欢的花纹,一边四处张望,打量着街边小摊上一盏盏五颜六色、让人眼花缭乱的冰灯。

 

“水鸢,你看这个给千霜如何?”

 

听到祝羽弦的声音,冥水鸢才从机甲构造的世界里出来。她停下脚步,回过头去却发现对方不知何时停下来的,两人之间已经落下了不少距离。人群熙熙攘攘,冥水鸢却还是一眼就看到了笑着冲她挥着手的祝羽弦,俊美的脸庞在灯光之下更显柔和,已有不少小姑娘假装停下来,偷偷看他了。

 

冥水鸢快步走到他身旁,只看了那盏灯一眼,便摇了摇头。

 

她对越千霜了解不深,不知道她喜欢什么样的,但不喜欢什么,还是看得出来的。越千霜在战场上再英勇威猛也是个姑娘,通常女孩子还是比较清楚女孩子喜欢什么的。冥水鸢说她不会喜欢,那十有八九是不会喜欢了。

 

既然作罢,两人便站起身来继续往前走。祝羽弦难得看到一个还不错的,却被冥水鸢否决了,还是有点惆怅的。他正打算问问冥水鸢的想法,却瞥见她皱着眉头。她方才看灯的时候就是这个表情,祝羽弦只当是她不看好那盏灯。只见她继续走着走着,又忽然将视线转向了路边的什么东西,神情极为专注,直勾勾地盯着看。祝羽弦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却也没找到什么特别的。

 

他想冥水鸢可能是想到什么和机甲有关的事情吧。她今天一天都在忙着做新的机甲,遇到了瓶颈才想起答应带越千霜去灯会的事情。这下应该是在路边找到了什么灵感,不过她的眉头并未舒展,应是还未完全想透。

 

秉持着为心上人排忧解难的心思,祝羽弦试着开口:“水鸢?你想到什么了么?”

 

安静的环境对思考来说固然重要,但某些时候在与人的交谈之中,也会令人茅塞顿开。祝羽弦是这么想的,所以才开了口。

 

“嗯,”也许是因为关乎机甲,冥水鸢下意识地答道,“不过不知道能不能成功。这样的话,也许转轴会承受不住……”

 

冥水鸢顿了一下,不知道是在验证自己的想法,还是在想要不要跟祝羽弦解释。两人绕开主道站在不会挡路的位置,冥水鸢才终于又开了口,讲解起了自己刚才想到的。说着说着,她又有了解决刚才问题的办法,语气跟着自信了起来。

 

她说的时候,祝羽弦一言不发,只是微笑地看着她的眼睛,很认真。不时还会点点头,问一句冥水鸢刚才说的是什么,或是说一句自己的想法,或是说声挺好的,点点头示意她继续。祝羽弦虽不懂机关之术,但对它也是有些兴趣的。既能增长见识,又能更靠近心上人一点儿,何乐而不为?

 

冥水鸢忽然停了下来,看向了祝羽弦。

 

她也是极为聪慧之人,不然也不会在机关之术上有那么高的造诣。冥水鸢心中并非没有自己的一些小心思,只是对机关术的热情在她心中的分量太重,容不下其他的感情,也不需要。成为了冥家家主之后,她身上的担子就重了几分,便更容不下那些了。

 

冥家需要仰仗她极高的天分,当然她也乐意做出自己构思的东西,展示给外人看。无论是可以传信的机关鸟,帮助北境百姓的机甲,还是名镇云端的海上明月楼。这都使得冥家愈发看重她。

 

这造就了如今冷淡薄情的冥水鸢。她的心中只有对机关术的热情。

 

也正是如此,她说出的话,也大多跟机关术有关。不是没有人试着去了解机关术跟她沟通这类话题,但大多数人都因跟不上她的思路感到乏味,也就不愿意听下去了。久而久之,愈来愈少有人来找她聊天,冥水鸢意识到之后也不在意,机关的话题也不再与别人谈起,把省下来的时间都放在了钻研机关术之上,就更少有人来找她聊天,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但祝羽弦与其他人还是有那么一些不同的。虽然他也不是很懂机甲类的东西,但他在试着去了解冥水鸢的想法;跟不上思路他也不急,也没表现出不耐烦,只是让她继续说下去,以祝家主如此玲珑的心思,说着说着也就能想明白了,还能提出有建设性的建议。

 

跟他聊天起天来不仅不会感到隔阂,甚至还能从他那里得到些灵感,这是冥水鸢意料之外的。

 

她看着祝羽弦含笑看着她的眼睛,却有些不明白了。

 

祝羽弦喜欢她,她比任何人都要早知道。早在这个消息传遍云端之前,或是在祝羽弦搜罗世间奇珍异宝带她看遍山川美景时,或是在他看着面对万象仪露出笑容的她时,又或者是在他反复弹着同一曲的那个夜晚,她就明白了。

 

祝羽弦的来信,冥水鸢一封都没拆过,但也都有好好收着。外面关于他们之间的流言满天飞,冥水鸢也毫不在意,依然只是接过信,收在柜子深处,再也没有看过一眼。

 

祝羽弦真的是喜欢她么?不是因为她是唯一一个在对他阿谀奉承百般谄媚的人之中,看都没看他一眼的人,才引起了他的兴趣而已?冥水鸢想过一次。

 

只是这是祝羽弦需要想明白的事情,无论冥水鸢想没想通,都无法改变祝羽弦。

 

是喜欢,还是兴趣,本来就难以区分。而感情之事是极为复杂,又强求不来的东西。无论是哪种情况,此时此刻,冥水鸢不再认为祝羽弦是一个危险不应该接近的人。他是一个很好的交谈对象。

 

“怎么了?一直盯着我看。水鸢看上我了?”

 

祝羽弦见冥水鸢抬头看他,但眼神又有点空洞不像是在看他,感慨之余还是不忘调笑一句。在接收了冥水鸢冷淡的眼神之后,祝羽弦还是败阵下来。看到她已不再皱着眉头,明白冥水鸢心头的疑惑已经解开了,便推着她回到了刚才的路上,继续寻觅起适合越千霜的灯。

 

冥水鸢想明白了,惦记着快些回去完成自己的机甲,也就跟着很投入地打量着两侧。

 

就买礼物这件事上,祝羽弦到底还是老手。几经揣摩,他终于在一盏泛着银白色光的灯前停驻。冰罩上隐约可以看出刻着一只霸气十足正在吼叫着的霜虎。巧妙的是这盏灯上还有个小小的机关,可以将冰罩上霜虎的部分推出来单独看。

 

祝羽弦非常满意自己的眼光,点点头。

 

——这完全就是为越千霜量身打造的嘛。

 

这个不起眼小摊上的灯要精巧些,花纹也很别致,有的还带着简单却有趣的机关。祝羽弦也就一并买了一盏给白锦锦的,付了钱就转身跟冥水鸢并排走在了一起。

 

其实冥水鸢没有排斥跟他一起走,只是之前她在想机关的事,祝羽弦忙着找好看的灯,两人这才形成了一前一后的局面。现在没事了,祝羽弦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冥水鸢说着话。

 

回去的路上经过一家卖汤圆的小摊,他们被拦了下来。摊主是个头发花白的老婆婆,人很和蔼,是以前受过冥家恩惠的人。有幸见到冥家家主,又见他们来时一直在看灯,想来也是没有吃上元宵。说着就递了些食材给他们,说冥家主要是不嫌弃就收下,还可以跟其他家主一起包汤圆吃。

 

冥水鸢不是第一次在街上遇到这样的情况,知道推辞也没用,谢过之后也就收下了,带着一起回了家。

 

那边越千霜一个人实在闷得慌。白永羲让她闭嘴睡觉,自己看起了从云京带来的古书,也没有搭理她的打算。祝羽弦和冥水鸢出去了快有一个多时辰,她睡不着也不好说话,有点受不了,斟酌了一下还是选择了白永羲这个唯一的聊天对象,说阿羲你觉得羽弦他能不能好好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啊?我下一次能帮他还不知道得等到何年何月——

 

能。

 

白永羲简单的一个字就堵住了越千霜剩下的话。她很纳闷,正准备开口问他你怎么那么相信祝羽弦他虽然撩过很多妹子但在冥姐姐面前仿佛情窦初开一样看的我好着急啊,就听到了外面一阵脚步声。

 

冥水鸢先去厨房放东西,祝羽弦就一个人提着俩灯笼进来了。

 

他心情很好,进门就凑到了床边去把给越千霜的那一盏展示给她看。精巧的机关把冰刻的霜虎缓缓推出来,屋内略高的温度让冰略微有些融化,水珠折射出的光衬得它更加晶莹剔透。

 

虽然白永羲还是不太看好他给白锦锦挑的那一盏,上面的花纹不过是梅花树下驻足观望的小鹿,但机关的设置让人耳目一新,想来白锦锦也是会喜欢的。

 

越千霜看着他一脸容光焕发,也能猜到他多少跟冥水鸢打好了关系。祝羽弦大抵也是知道越千霜要问,脸上摆出了我不会告诉你的表情。若是往常,越千霜肯定暗戳戳地要想尽各种办法从祝羽弦那里打听出来,今天她碍于身体原因嗓子不舒服也不想多说话,就听祝羽弦讲起了灯会上的事儿——看见的灯谜啊,比着搭配的小姑娘们,还有夜幕中的烟花。

 

说了一会儿,门忽然被推开了。冥水鸢端着四碗热气腾腾的汤圆走进来,说是用刚才街边的老婆婆送的那份馅料包的。今天怎么说也是上元节,还是要吃点的。

 

馅是黑芝麻的,皮薄馅儿多,软糯香甜,口感特别好。连病恹恹没胃口的越千霜都吃了两碗,一边不住夸赞冥水鸢手艺真好,以后有机会要让祝若笙多跟她讨教一下。连一向很少夸赞人的白永羲都点了点头对越千霜表示了同意,更不用说祝羽弦了。

 

饶是性子冷淡的冥水鸢,看见越千霜恢复了精神的样子,脸上的表情也在氤氲的热气之中有了一瞬间的柔和,嘴角甚至有了一点点的弧度。

 

冰山美人儿的笑容,加上一碗香甜可口冒着热气的汤圆,那真是让祝羽弦难忘的一个夜晚。

 

所以现在当他看到祝若笙给他端上一碗紫黑色的看不出是什么的东西的时候,他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祝若笙,这是什么?”

 

“汤圆啊!”祝家的名军师目光闪烁,期待地看着祝家家主。

 

“我怀疑你要谋杀家主篡位。”

 

虽然祝羽弦无心打击他家妹妹,但他坚持拒绝吃这碗让人丝毫没有胃口的汤圆。最终还是祝若笙妥协了,她一边用她装满计谋兵法的大脑思考如何让汤圆看起来有汤圆的样子,一边撤下了自己的那碗,顺便吩咐下人重新煮一碗给祝羽弦。

 

侍女端上一碗色泽白润小巧玲珑散发着香气的汤圆时,祝羽弦正倚着窗望着天空,像是在等待他那一只从来没带回过东西的机甲鸟。

 

这一年,莉莉丝总理大臣尼德霍格发动叛变,攻陷凌云城、首席设计师绫罗战死,苹果联邦召开拍卖会。越千霜在忙着凌云城收复的善后工作,白永羲目的不明去了苹果联邦,冥水鸢不知道动身去云京了没有,寄去的信第五十九封信依然没有音讯。

 

今年大概没有办法四人齐聚云京之巅了吧。

 

冥水鸢今年也没有拆信。

 

祝羽弦闷闷的吃着汤圆,看着院子里为迎接新春挂上的红彤彤的灯笼,莫名的有些生气。于是他很干脆地放下碗,跑到院子里去亲自动手拆下了那一盏盏灯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