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子君

时时自省,日日练习

【奇迹暖暖/白祝】云端小天子的观察日记

又名《论白祝两家到底合不合》


其实就是觉得小天子还是蛮可爱的,说不定可以当女儿养,所以就第一视角写着玩一下。


QAQ好多想写的梗都写不出来好难过,只能搞点别的安慰一下自己。


想不起来前面要说啥了,总之就先这样?想起来再补。


感谢阅读ww!




1

 

我是云端的天子,今年七岁。至于我的名字么……

 

朕的真名,岂是尔等平民可以随意知晓的!

 

怎么样,这种口吻听起来有一点帝王应有的样子吗?

 

虽然我是云端的天子,年龄又小,看上去好像很厉害的样子,但其实很多东西我都不是很懂,要羲王哥哥一点点教我才行。

 

可我觉得自己很笨,经常记不住羲王哥哥教给我的措辞,就像上次在越将军面前那样,要羲王哥哥救场才行。

 

不过,也许就是因为我比较笨,所以才会在众多兄弟姐妹之中被羲王哥哥选中吧?

 

2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其实羲王哥哥是一个很温柔的人。

 

从我有印象开始,羲王哥哥就一直在照顾我。

 

其他兄弟姐妹们开始争夺皇位的时候,我还小,懵懵懂懂,完全在状况之外。等我终于意识到这回事的时候,他们几乎已经死光了,只留下我一个人。

 

后来我听说,是羲王哥哥在这场腥风血雨之中保了我周全,又教我读书写字、洞察时局、处理政务,并扶持我登上皇位,而他自己以帝师的身份把持着大半的朝政。

 

对此我并没有任何异议。我认为这是羲王哥哥应得的。

 

朝政之事我本就懂的不多,这些对我来说太过枯燥,心思尚不成熟,我没有办法做出正确地做出利国利民的抉择。而每次出了什么大事,羲王哥哥都能完美地处理好。换做是我,大概绝对做不到这个程度,因此我心中也是十分敬仰佩服他的。

 

当然年龄尚小并不能作为不学习做这些事的借口。虽然是羲王哥哥把持朝政,但在教导我这一点上他一直都在严格要求我,每日免不了要在书房里多呆几个时辰。

 

羲王哥哥虽然看上去冰冷冷的,好像很严厉的样子,可对我还是很好。很多生涩的古籍经典我理解不了,没办法按时完成羲王哥哥的要求时,他也不会过分苛责我,只是沉默一会儿,便开始为我细细讲解。

 

可我应该真的是很笨吧,有些东西羲王哥哥给我讲了许多遍,我都没有办法理解并记下来。每次看着羲王哥哥耐着性子给我一遍又一遍讲解的时候,不免对他感到愧疚,想着要是我要是能再稍稍变聪明一点就好了。这样我就能成为羲王哥哥期望的样子,多为他分担一些,让他安心,不再总是只有他一人眉头紧锁的样子,而我却完全在状况之外——就像凌云城之变时一样。

 

羲王哥哥对我好,我也希望尽己所能多帮他一些来回报他,不然我会良心不安的。

 

想对喜欢的人好,这份心意应该没什么错吧?

 

3

 

南境炽凰祝家子弟灵动聪慧,外形姣好,多出美人。祝家不以达官贵人为尊,不以浪客商贾为鄙,族中人才辈出,占据江湖中的各个领域。

 

传闻祝王府海上明月楼藏尽天下珍宝,但炽凰家主祝羽弦华彩照人聪敏机变临危不惧事事尽在掌握之中,他本人,便胜过了海上明月楼中的数万万珍宝。

 

——以上,来自一张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书房的八卦报纸。

 

我默默读了几遍报纸上最后这句话,又抬头看了看站在御书房里的祝哥哥,觉得这本杂志有些地方还是很靠谱的。

 

这是我第一次正式见到南境祝王祝哥哥。

 

祝家掌控着江湖势力,远居庙堂,因此想要在皇宫之中见到他,是一件不太可能的事情。

 

而在这之前,我对祝哥哥的印象停留在别人形容给我的「人美手巧,多才多艺」。那时候我还不太相信世界上真的有这种长得好看又什么都会,几近完美的人。

 

现在,面对着这个笑意盈盈、长得好看声音又温润好听,如春风一般的青年,我摸着自己的良心想,虽然没有感受到他的多才多艺,可他真的很好看。

 

我不知道为什么传闻中不涉足朝政的祝王会忽然出现在这里,而他似乎也并不是来找我的,悄悄摸进来看到只有我一个人的时候他愣了一下,但很快又恢复了笑容,轻轻走到正看着八卦报纸的我的身旁。

 

他进来的时候我刚好看得眼睛有点疼,抬起头来想要放空一下,就看到他轻车熟路地溜了进来。忽然见到一个陌生人,我下意识地便要惊叫,他却像是预知到了我的反应,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他真的是一个很神奇的人。不知道为什么,理解了他的动作之后我便硬生生把声音吞了下去,咽了咽口水有些紧张地看着他,觉得这人有点眼熟。

 

他对我如此听话的举动感到满意,便勾起唇角,十分温柔地摸了摸我的头。

 

那时候他背对着窗户,轮廓在金色的阳光之中格外柔和,一双桃花眼中满是笑意,肩膀上停着一只不知道从哪里飞来的蝴蝶,扇动了几下翅膀便安分了下来。

 

华彩动人四个字瞬间浮现在了我的脑海中,然后我就低下头看了看手里的报纸和上面的照片,又抬头看了看他,下了定论。

 

4

 

祝哥哥不是来找我的。

 

我之所以这么肯定,是因为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

 

“嗯……白永羲不在吗?”

 

我刚想回答他,就想起羲王哥哥之前跟我说,要让我有点气势,不要别人说什么就答什么。

 

虽然祝哥哥很好看,让人不自觉地就想告诉他,可还是听羲王哥哥的话更重要一点。

 

好在并没有多少时间给我犹豫,因为羲王哥哥已经进了门,看到了他。

 

“你来干什么。”

 

羲王哥哥的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平淡,我猜不出他见到祝哥哥是开心还是不开心。

 

反正祝哥哥看上去很开心,脸上的笑意似乎更深了。

 

这和我的认知有点不太一样,于是我低下头去翻那份刚才被我盖章认定还算靠谱的报纸,试图确认我的记忆没有出错。

 

“因为我想你了啊。”

 

「……白祝两家不和已久,祝王却又曾向白府小姐白锦锦提亲,被羲王亲自拒绝……」

 

祝哥哥的话叠着报纸上的那几行字一起在我脑子里回荡了好几遍。

 

我第一反应是果然没记错。之前在一本书上看到说羲王哥哥是个妹控。虽然我不太清楚妹控这个词是什么意思,但是从字面上理解的话,对羲王哥哥来说,这个行为已经可以被列为深仇大恨了——羲王哥哥一直很宝贝锦锦姐姐,我也有所耳闻,前一阵还特意跑到了苹果联邦去参加拍卖会。本来我也想偷偷跟着去看,当然被羲王哥哥以我身份尊贵冒然出行太过危险为由毫不留情地拒绝了。

 

其实不一定要去苹果联邦,我只是想离开皇宫,到外面去看看而已。

 

然而仔细回味一下祝哥哥的语气,似乎情真意切百转千回,还带了点小委屈。按照我对羲王哥哥的了解,若是他们关系真不好,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话的人,早就该被赶出去了。

 

但是现在祝哥哥不仅还好好地站在书房里,还亲昵地贴了上去,作势要亲他的嘴角,被羲王哥哥一把拍开。

 

“所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你我半年未见,在下思念得很,哪想一见面羲王殿下就这么冷漠,还真教人伤心。”

 

“陛下还在此,祝王请自重。”

 

我惋惜地想着八卦果然不能全信,但又不能让羲王哥哥发现我在看这种书,便悄悄把它扔在角落,想要随手拿起一本书来遮住脸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却冷不防被点了名。

 

大概本来羲王哥哥是想要用我的身份来压祝哥哥,让他安分一些。不过看上去并没有什么显著效果,反倒是祝哥哥顺着把话题扯到了我的身上来。

 

“整日闷在这宫中多无聊,不如带上陛下一起去逛逛。春节在即,街上可热闹着,”祝哥哥看向我,冲我眨了眨眼,“这个年纪的孩子都喜欢这些的,对不对?”

 

羲王哥哥似乎是想说些什么,听到他说后半句时欲言又止。最后祝哥哥又把决定权抛给了我,在我隐隐带着期待的眼神之中,羲王哥哥到底还是没有反对他的提议,转过身去松了口。

 

“只此一次。”

 

白祝两家到底合不合我不知道,反正羲王哥哥和祝哥哥,是相当合得来。

 

看着祝哥哥脸上计划通的表情,我默默地在心里想。



——————————

暂时没有想好最后选择1傻白甜 2HE 3HE 中的哪个作为结局……嗯,2和3的区别以及1和23的区别在哪里嘛……【【

评论(3)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