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子君

时时自省,日日练习

【奇迹暖暖/白祝】青鸟传书 1

人不能老想着开车,对吧……这两天脑子里全是车,但完全不想写,所以来点别的醒醒脑好了【。


格式仿照的是我很喜欢的一个卫聂同人,鱼传尺素驿寄梅花,书信模式。看的时候觉得这种形式非常有趣,但自己写的时候就会觉得完全写不出那种感觉……所以随便写写ww


本篇是三个人相互交流,若笙、千霜和水鸢小姐姐。后面还会有锦锦加入w大概就想像一下那种很大一张纸,然后大家传着看的感觉,反正我高中三个人传纸条都是这样的【喂


依旧是走私设,羽弦若笙兄妹。时间线很迷,请不要在意。


必须要提到一点,一般看到我写一个1就意味着很可能有1没2有2没3,反正只要被我标上数字了的一般都写不完,这就是为什么我写暖暖一直都是一发完结【喂


总之,以上,感谢阅读ww!






在云西守得无聊的千霜:

 

凌云和洛川城这边终于都平定下来了,我才得以有空给你们写信。

 

见到这只传信的青鸟,千万不要惊讶,没错,它就是绫家少主养的那只。

 

先前因为赶到得及时,恰好遇到了北地的路易先生只身闯入凌云城救下绫罗姑娘,帮忙救治了一下,挽回了她的性命。为了表达谢意,他们就把暂时用不上了的青鸟借给我传信了。

 

看到这里,是不是很灰心。因为你和水鸢姐心心念念的北地苹果五角星——路易尼徳霍格弗里恩奥兰多罗伊斯修罗场里,出现了一个叛徒。不过人活着总会有希望,我看他们之间还是有机会的。

 

不说这个了。云巅之战快到了,听闻这次永羲哥只要能设计出超越千帙老人的衣服来,就能顺利继承家主之位,同你们一较高下。

 

想来到时候在云京之巅上会有一场好戏,我若是赶不回去,你们记得一定要好好注意永羲哥和我哥的一举一动,不能放过任何一个细节,然后讲给我听听,让我好好分析一下他们这一年来有没有什么新进展。

 

我实在是想不明白,祝府上上下下无人看不出我哥喜欢永羲哥,为什么他自己偏偏就是意识不到呢?

 

每次他被家族里塞过来的一大堆姑娘的画像弄得不高兴了甩手不做事消失好几天,大家心里都清楚我哥是又跑到云京留宿羲王府,强占永羲哥的房间去了。

 

他自以为隐藏得很好,不住自己的大别院,祝家的人就找不到他,碍于白祝两家表面恶交的状态也不会怀疑到羲王府去。所以他就不想想羲王府会没人看见他偷偷从后门摸进去吗??要是人人都能摸进去,那还了得?

 

而且在这件事上,永羲哥的行为也让人很不理解。他竟然就真的放任我哥睡他的床,自己去睡客房。这是正常人的思维吗??

 

亏我哥还号称纵横情场,万花丛中过的,永羲哥这么多年来对他的纵容程度简直令人发指,除了锦锦他对谁这么好过?连羲王府的人都能看出来永羲哥对他不一般,你说他自己喜欢人家感觉不出来,当局者迷就算了,永羲哥对他这样他还感觉不到人家的心意??

 

羲王府和祝府已经不止一个人来跟我抱怨他们这两情相悦而不自知,希望我赶紧出个主意让他俩坦诚心意在一起,作为旁观者看得实在太着急了。而且这样一来还可以为家主排忧解难,解决来自家族内部的逼婚问题,一举两得。

 

可惜说实话,不是我不想帮忙,只是我出主意怕是不妥。我和我哥都清楚对方那点心思,想要他上我放下的勾简直难于登天。

 

所以不知道对这件事,千霜和水鸢姐,你们有没有什么好的想法?

 

有点苦恼的祝若笙

 

 

 

 

还在赶稿的冥姐姐:

 

什么!?若笙,你说的是真的吗!?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路易和绫罗姑娘还有一点不得不说的故事?难怪上次听完路易和尼徳霍格一同作战时期的故事之后,他们对于两人之间的关系有所保留,还对我神秘一笑,原来还有隐情!

 

至于阿羲和羽弦……哪只羲王府和祝府着急,整个云端都替他们着急好吗!偏偏两个当事人无动于衷,哎好气呀。

 

不过,你们有没有听过苹果联邦某知名乐团前几天出的新歌!就那首《云巅长歌》,讲阿羲和羽弦的,可好听了,词写的也很棒,我们军营里现在随处都能听到这首。虽然没有明确的CP指向,但这首歌传入云端之后大家都沸腾了!

 

锦锦不是特别喜欢苹果联邦的东西吗,她听过这首歌没有,有没有什么感想啊?既然羽弦这边不好下手,那就从阿羲那边来不就好了。只要能让锦锦加入我们,阿羲和羽弦的是事还不是会迎刃而解?

 

毕竟要说的话,我也帮不上什么忙,一直都在边境这儿,只有云巅之战的时候会去云京,他俩每年背地里有没有什么发展我也不能第一时间知道,都是听你们说的。

 

上次见面还是他们俩一起来,你们也知道营里基本都是单身,他俩毫无自觉秀了一脸之后激起了民愤!一部分表示天啊好想和羲王/祝王谈恋爱,另一部分希望他们两个再也不要来了。结果人走了之后两边都天天跑到我帐里来问我他们有没有什么新进展,比我还着急。唉。

 

对了冥姐姐,你上次写的那篇新文好像被羽弦看见了,他怕认错不敢直接问你,就写了信给我问那篇作者是不是你,怎么感觉写的有点像他和阿羲。我还没回,要告诉他吗?

 

还有,我们不是登在安菲西亚新闻报恋爱特刊上吗?为什么会被羽弦看见?他还会买这种东西来看吗!?

 

细思恐极的越千霜

 

 

 

 

 

 

若笙和千霜:

 

告诉他你也不知道便是,无须多言。

 

他会看到这报刊也并不稀奇。若笙也说了,祝府上下皆关心他与羲王之事,府上便肯定有人会看,许是碰巧被他撞上。祝羽弦好奇心重,肯定会去问是什么的。

 

当然,一般来说恋爱中的人都会变傻,祝羽弦也可能是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才想去买着类的看看弥补一下,虽然我觉得对羲王没什么用就是了。

 

感情之事旁人大多插不上手。祝羽弦未必不知自己的感情,只是羲王态度向来冷淡,他怕是不敢确定才会如此。

 

至于白姑娘的事,千霜你还是莫要抱希望的好。

 

羲王把他和祝羽弦私下交好的关系隐藏的很好,白姑娘至今一点也不知道。

 

有次她进了羲王府直冲羲王卧房去了,那天恰好是祝羽弦在的日子,差点就露馅了。不知道羲王是如何掩饰的,最后白姑娘没发现,也一点没怀疑。

 

况且因为祝羽弦向她提亲的事,白姑娘对他第一印象不太好,又只听说两家恶交,一时半会肯定也没法接受这个事实。上次暖暖姑娘举办展览的时候,白姑娘远远瞧见了和我站在一起的祝羽弦,转身就要跑去拦着羲王,让他别遇上祝羽弦。可见白姑娘还被蒙在鼓里。

 

至于绫家少主和路易先生的事,我也有所耳闻,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和尼徳霍格曾经的战友情谊。

 

说起绫家少主我想起一件事。今年早些时候,羲王从绫家收了一大批迷花布。你们也知道迷花布制作工艺繁杂,加上染料特殊,一年也产不出多少,上半年的就全被羲王收购了。后来绫家少主上了前线,迷花布就已经绝版了。可前一阵祝羽弦来找我时,我发现他身上的衣服似乎就是用迷花布制作的。

 

先不说了,忽然有了灵感。南境与莉莉丝接壤,你们说尼徳霍格和祝羽弦的故事是不是也可以发展一下?

 

冥水鸢

 

 

 

 

大概会很冲动的千霜:

 

虽然我很想烧掉水鸢姐最后写的这部分,但还是算了吧。总之千霜你一定要冷静,水鸢姐,求你高抬贵手放过我哥吧,想想都觉得可怕。

 

且不说他看到会有什么反应,要是被永羲哥……哦,他肯定不会看到的

 

……吧?

 

迷花布这件事我是知道的,那天我还在家里,我哥就带着一大堆布料浩浩荡荡回来了,看着特开心,跟我说是永羲哥送他的,很暖和,云西比南境冷得多,让我挑喜欢的颜色拿着去。我哪敢拿啊,虽然料子是很好,可我还是说了不必了。

 

现在想想有点后悔。

 

然后他那两天就沉迷那些布料,听说花纹还是永羲哥在印染制作之前和绫家说好的,我看了一眼基本都是我哥会喜欢的色调样式……我没什么想说的了。

 

还有之前我哥他云巅之战的设计图遇到了瓶颈郁闷了好几天,虽然我们炽凰家风比较开明吧,但家里还是有几个老顽固的——从他们逼婚就能看出来了。

 

他们说我哥肯定是平时疏于练习才会这样的,建议他去祠堂里自我反省一下参悟人生顺便还可以读读先人留下来的典籍什么的参考一下……我哥听了之后就笑了一下说「时时自省、日日练习……我又不是白永羲」。

 

他开心就好。

 

说起来你们知不知道我哥干什么去了?按理说这几天是我和他定期联系的日子,但他一点消息都没有,忽然怎么了?我记得他云巅之战的设计的瓶颈期已经过了,图也画好了,衣服也做出来了啊。

 

话虽如此,反正他也老大不小了,我也不担心他会丢,你们要是不知道就算了。

 

并不是很担心他的祝若笙

 

 

 

 

丧心病狂的冥姐姐:

 

有点失礼但还是想这样写开头。冥姐姐拜托你一定要冷静一点好吗!我们不是说好羲弦不拆不逆的吗!你不爱我了吗!!

 

如果实在想写新的cp,暖暖家的海樱小姐的学长也不错啊!第一次在报纸上见到他的时候我就觉得他有点gay里gay气但没好意思说……前几天不是又说他和尼徳霍格有所勾结?还把自己重要的手下灰影借给他,怎么想都是一出大戏啊!

 

哎呀,阿羲一直都是这样的人啊。虽然看上去冷冰冰的,但对喜欢的人就是会把所有好的东西都给你那种。如果让云端的姑娘们知道了,我觉得想嫁给羽弦的人里会有很大一部分倒向阿羲。不过他怼羽弦的时候也毫不留情就是了……但是看他们俩又有点乐在其中的感觉。

 

我这几天也忙着赶工呢,设计图画好了但是还在做,才给羽弦回了之前那封信,暂时还没收到回信。没想到他衣服都已经做好了?那应该已经出发去云京了吧,虽然云巅之战还早着。

 

要是他还没到云京的话,那可能冥姐姐会知道吧?毕竟他以前闲着没事的时候也会往冥姐姐那里跑,所以才会有羽弦喜欢冥姐姐的传言啊……

 

唉,要说给他俩出主意,我也不太行。阿羲和羽弦脑子转的都比我快多了,要算计他俩还是算了吧。

 

不过羽弦也真是的,撩小姑娘的时候得心应手热情主动,怎么对上阿羲就这么畏手畏脚了?再说这么多年了他也不是不知道,阿羲就那个性子,喜欢也不会主动开口,但掏心掏肺对他好都摆在那,什么时候拒绝过他的请求?羽弦怎么就不明白呢?

 

所以,冥姐姐你那篇被羽弦看到的新文是HE还是BE啊?有点虐,如果BE我就不追了。

 

毕竟他俩这样耗下去也耗不成HE,要是文里再BE我可能要抱着若笙哭一阵子了。幻想总是要美好一点的啊!

 

有点方张的越千霜

 

 

 

 

若笙、千霜:

 

HE保证。

 

祝羽弦的动向我也不知。自从他发现羲王对自己的事情一直很上心之后,来我这里的次数愈发少了。我这清静了,便一心想着新文,没怎么注意他。

 

不过我猜此事多半与羲王有关。

 

羲王与千帙老人关于家主继承的约定你们也知道。听闻羲王为了此次的设计行踪成谜,将近一个月未现身,连朝都未上,还惊动了天子。只是白家人也闭口不言,不曾透露他的消息……这件事与祝羽弦失联有何关系,你们自行体会罢。

 

没想到千霜你还挺了解羲王的。之前我看过一篇写你们两人cp的文章,写得还不错,需不需要我手抄一份借给你阅读一番?多尝试一些别的cp也是很有趣的。除此之外我见过讨论羲王和钟公子cp的,两人对谈白姑娘如何如何好,达成共识产生革命友谊,好像也很不错。

 

至于你说的尼徳霍格x瑞德听上去很不错。加上弗里恩应该可以发展成一条很不错的副线,可以考虑写一写。

 

云巅之战在即,若是他们再无进展,我们随机应变就是,何必着急。

 

计划往往赶不上变化,看开些罢。

 

冥水鸢

 

 

 

 

祝军师、越家主、冥阁主:

 

你们……你们在说什么!?祝羽弦他、他喜欢我堂哥??!

 

受到冲击的白锦锦



※关于迷花布的故事来自太太的当关不报侵晨客,总之就是这样的白哥哥好苏呀于是就借用了一下ww


评论(1)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