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子君

时时自省,日日练习

【奇迹暖暖/弗奥】红玫瑰

看了十八章PV之后摸了个鱼,强行打tag,不知道能不能看出cp感来。

 

丧偶小组从此只剩路易一个人,可喜可贺(个鬼

 

我们的目标就是,在官方出之前,搞事情!!(醒醒

 

重新撸了一遍织梦人和十六章八圌九关强行开出的脑洞,涉及部分其中的内容。根据海樱的服装推测见到弗里恩应该是在救出海樱的时候。在洛川城说到的枪伤可能就是这时候弄的吧。

 

当然这都只是个人猜测2333内容上肯定有很多bug,请不要太在意,当私设就好(。)

 

其实最后本来还有一段弗里恩出现在拍卖会场外,劫了索菲亚盗走的白樱恋歌,顺便给索菲亚发了便当(毕竟是上了狗带人学会的)被奥兰多撞见。不过这么对索菲亚姐姐好像有点不太好,也没啥意义,就删掉了。

 

最后,小学生文笔请多包涵,感谢阅读ww!

 

 

 

 

 

 

 

“先生!先生!请您等一下——”

 

浅金色长发的少女气喘吁吁地越过人群,追上了快步离开的男人。

 

“有什么事吗,这位可爱的小姐。”

 

他不得不停下来转过身去,面带微笑迎着向他走来的少女。

 

秉持着绅士的风度,即使有要事在身,他也不能这样抛下这位特意来找他的小姐于不顾。

 

“那个……刚才真的是十分感谢您。”

 

少女双手捏着裙摆,看上去很紧张的样子,向他郑重地鞠了一躬表达自己的感谢。

 

“举手之劳而已。如果没有别的事情,请允许我……”

 

“啊、啊!抱歉,是有的!”

 

星法法从自己堆满了各种各样资料文件的笔记本里拿出了一把黑色的枪——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放进去的——递给了奥兰多。

 

“这个……前辈说是您掉的,要我特意还给您。”

 

奥兰多愣了一下,随即翻了一下自己的口袋,空无一物。

 

没想到刚才匆忙之中竟把它落下了。

 

“这把枪真厉害呢,竟然能开出玫瑰来!是您自己做的吗?”

 

奥兰多接过手圌枪,又试着扣下了板机。没想到弹匣里还有一发子弹,随着砰的一声轻响,如同血迹般妖圌艳的红玫瑰静静绽放在枪口处。

 

刚才星法法已经见识过这把手圌枪的独特之处了,所以并不显得意外,反而一脸好奇的样子。

 

这里是苹果联邦首都威尔顿,本该处于一派和平之中。然而在这平静之下,却是暗波涌动。

 

尼徳霍格向云端宣战,苹果联邦政圌府暗中与提尔军勾结,现在的和谐安宁只是暂时的。很快,这片土地上也会燃起战火,他作为苹果联邦的高级指挥官,也将会走上战场。

 

无论国会的决定是对是错,作为军人,他都必须服从上级的指挥。

 

只是现在还没有那一刻,所以他还有选择,去做另一件重要的事——救出苹果联邦服装集团的唯一继承人。

 

一直以来出资支持反对出战的总裁席勒被人绑架,首席设计师也神秘失踪,服装集团的权力落入他人之手,对于同样反对战争的奥兰多来说,是个不好的消息。所以他擅自决定去寻找同样处于危机之中的海樱。

 

如果能保护好她,那再好不过了。

 

去往服装集团总部的路上,他撞见了被人夺走设计图的星法法。恰好那名歹徒从他身边经过,奥兰多下意识地出手拦住他,却不想那人竟拿着枪,见有人要妨碍他,冷笑一声便要开圌枪。

 

出身军校的奥兰多反应自然比他快上很多,在他举起之前就已掏出了自己的枪。本只是想威慑住对方,歹徒却不是很害怕的样子,奥兰多沉思片刻,故意偏了方向,朝着没有人的地方开了一枪以警示。

 

没想到的他出门时太匆忙,竟错拿了学生时代弗里恩发明的那把能射圌出红玫瑰的仿圌真圌枪。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歹徒和围观群众都没料到枪响之后出现的竟然是一枝娇艳欲滴的红玫瑰,都愣在了原地。

 

好在奥兰多反应及时,趁着歹徒愣神的功夫绕到他身后,一记手刀劈晕对方,拿回了设计图还给了星法法。因为他还急着去找海樱,在警圌察来之前便匆匆离开,拥挤之中仿圌真圌枪掉了都没注意。

 

“不,这是……我一位朋友的发明。”

 

“看您的表情……一定是一位很好的朋友吧。”

 

说起这把仿圌真圌枪,奥兰多不由地回想起了学生时代与弗里恩一起的时光。弗里恩热情开朗,又总能做出一些新奇又实用的发明,从外表几乎看不出它真正的功效。比如这把枪,比如这把寸步不离的伞。

 

连性格孤僻的妮娜都渐渐被他感染,逐渐拾回了少女应有的情感,兰斯洛特先生对他的态度也不再那么强硬,挠他的次数少了许多。

 

三人一猫的生活大概算得上是奥兰多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之一。每每回想起来,他嘴角的弧度都忍不住加深几分,神情温柔。

 

“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让我为您占卜一下吗?实不相瞒,我是一名占星师。”

 

星法法看着奥兰多温和的样子,又有他帮忙的事情在前,心中默默给奥兰多戳上了好人的标签,便想要用自己擅长的占星术来报答他。

 

“抱歉,我还有——”

 

奥兰多想起自己赶时间,下意识地想要拒绝她,却硬生生地把「急事」两个字咽了下去。面对害羞内敛的少女一脸失落的表情,他无论如何都无法说出拒绝的话语。

 

“……麻烦了。”

 

得了奥兰多的应允,星法法很开心,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个罗盘,绕着奥兰多转了好几圈,又举起来向着天空换了好几个方位,指针才停下来。

 

“恭喜喔,先生!”星法法看上去很开心,应该是个不错的结果,“根据星星的预测,你今天会与旧友意外重逢。说不定就是那位很有趣的发明家呢!”

 

“他……已经在之前的任务中牺牲了。”

 

奥兰多神色黯淡了下来,垂下眼睛。星法法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轻轻啊了一声就要道歉,却被奥兰多体贴的打断了。

 

“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不管怎样,与旧友重逢都是件值得开心的事情。十分感谢你的占卜,只是我还有要事在身,先走一步。”

 

话一说完,奥兰多便快步离开了。留在原地的星法法有些困惑地看着他的背影,直到与她同行的人拍了拍她的肩膀。

 

“法法,怎么了?东西还回去了吗?”

 

“啊,前辈!”星法法回过神来,看向身边背着相机的女性,“已经还回去了。只是刚才给那位先生占卜时有些奇怪……”

 

“嗯?怎么奇怪了?不涉及方向的问题,你一般都预测得很准啊。”

 

“但是……根据星星的指示,他会遇到与那把手圌枪有着紧密联系的友人。可那位先生说,发明它的人,已经去世了啊……”

 

 

奥兰多赶到集团总部时,已经空无一人。他小心翼翼地在大楼内部寻找了很久,才在一间空闲的屋子里发现提着箱子、蹲在角落里的海樱。

 

她看上去茫然无措,见到有阴影靠近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却只抵上了冰凉的墙面。

 

“海樱小姐?”

 

“是……奥兰多?”

 

见到了熟悉的面孔,海樱紧绷的神经得到了放松,眼眶一红几乎要落下泪来。

 

可她没有。

 

“你还好吗?总之先离开这里,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吧。”

 

奥兰多扶着她站起来,又确认了一下这间屋子没有其他的埋伏,这才将她护在身后,准备推门离开。

 

“可以再去一个地方吗?我还有东西——”

 

海樱提着装满重要资料和服装的银白色箱子,想起最重要的厄里斯之吻还留在集团内。她躲在这里是听到歹徒们讨论它,应该是已经知道它是打开珍藏的白樱恋歌的钥匙。

 

为了避免白樱恋歌落入图谋不轨的人手中,她必须去拿回那把钥匙。

 

然而她话音未落,随着清脆的巨响,巨大的玻璃窗应声碎裂,一个裹在黑衣里、背着枪,看上去极度危险的男人从窗户入侵了这房间。他身上似乎带着通讯工具,颇为不屑地说着什么银发黑发,分不清。

 

我的目标是,白樱恋歌。

 

原本站在前面的奥兰多迅速回过神来,挡在海樱面前,枪也已经握在了手中。

 

听他提及银发就知道是被派来抓海樱的,而听到白樱恋歌四个字,海樱自然不能坐视不理,冲动是免不了的。但他不能让海樱受到一丝伤害。

 

两人同时举起了枪,黑洞圌洞的枪管直指对方,谁也不敢先动。

 

银白的发丝之中,对方红宝石般的眼睛闪烁着妖异而危险的光芒,有些眼熟,却又很陌生。他露出的这只眼睛看上去不是很清明,应该是视觉有过什么损伤。

 

电光石火间,他脑中闪过一个人的影子,几乎与这个用枪指着他的人重合。只是脸上的疤痕和右眼的眼罩,让他无法确认。

 

但熟悉的气息让他不得不睁大了眼睛,手里的枪几乎拿不稳,颤声问道:

 

“弗里恩……?”

 

对方不耐烦地啧了一声,像是没听到奥兰多的声音,举着枪的手没放下来,另一只手摩挲着打开自己的耳麦。

 

“不是说只有一个什么小女孩么,为什么还有一个男人?”

 

不知道那边说了什么,银发的男人皱了皱眉头,嫌恶地关上了通讯工具,径直走向了刚才混乱中与奥兰多分开的海樱,单手抓着她的脖子将人提了起来。

 

“说,厄里斯之吻在哪里?”

 

他眯起眼睛看着海樱,浑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关系到苹果联邦服装集团最为贵重的东西,海樱当然不会松口。可是男人的手指越掐越紧,她几乎喘不过气来,即使想要开口,从咽喉里传来的也只有呜咽声。

 

奥兰多不知道他究竟是不是弗里恩,但现在,救出海樱才是最重要的任务。

 

腿风扫过,银发男人的动作也很敏捷,灵巧地躲开攻击,手上一松想要回击。然而奥兰多的目的并不是打败他,只是夺回海樱。于是他闪身去,牢牢接住海樱扑倒在地上,也恰好闪过了一击。

 

“不说就算了,我们自己也可以找。至于你——”他的枪再次瞄准了奥兰多,“如果执意要保护她,那就留你不得。”

 

说完便毫不犹豫地开了枪。由于海樱逃跑时还提着那个沉重的箱子,导致奥兰多的移动速度变慢,再加上这间屋子几乎什么都没有,无处可躲,两人能避开子弹完全是靠运气。

 

银发的男人似乎也并不着急,很享受他们四处逃窜的样子,悠闲地在子弹用完之后补上。

 

奥兰多看似是在狼狈地躲避子弹,其实是在带着海樱悄悄靠近大门。他已经嘱咐过,一旦有了机会就让海樱先走,外面肯定还有埋伏,枪里子弹不多,但是满的,留给她护身。

 

海樱年龄虽小,却也识大局,知道这时候就算放心不下奥兰多也没用,只会减少他存活的几率,于是乖巧地点头答应,同样观察着可以离开的时机。

 

奥兰多身上只有两把枪。给海樱的那把是真枪,而他留给自己的那把,只能是错拿的仿圌真圌枪。

 

他被星法法的事情拖延了时间,已经无法再回住处去换了,只能带着这把深入虎穴。没想到幸圌运女神没有眷顾他,让他遇上了这样一个危险又不好对付的敌人。

 

两人离门边只有很短的距离,足够海樱跑出去。奥兰多拿出一枚子弹填入弹匣,希望它特殊的功能足以给海樱提供充足的逃跑时间。

 

其实他有研究过这把枪,至今也不明白弗里恩究竟是在哪里动了手脚,让它可以射圌出红玫瑰来,而且只有红玫瑰。

 

“跑!”

 

趁着男人换子弹的间隙,奥兰多低声冲着海樱喊道,她握住门把的那一瞬间,奥兰多冲着那人开了一枪吸引注意力。

 

巨大的枪声掩盖住了开门的声响,却是有两声。男人的眼睛瞥向奥兰多,手中却已扣下扳机,对着海樱毫无防备的背后。

 

从枪口中绽放的红玫瑰娇艳欲滴,花瓣上挂着晶莹的露水,反射圌出鲜红的颜色,犹如一滴血珠,顺着花瓣的纹路滴落下去。

 

奥兰多分明看到男人的嘴角挂着轻蔑的笑容,仿佛早已洞悉他们的计划。而他已经无暇顾及这些,身体先大脑一步上前,替海樱挡下了子弹。

 

子弹没入他的肩膀又穿透,贴着海樱的脸颊擦过,直直打中墙壁。

 

温热的液体蹭在了她的脸上,海樱腿一软,跌坐在地上。

 

其实这点伤对奥兰多来说并不算什么。年少时在军校受过比这更严重的伤数不胜数,对他造不成太大的影响。他捂着肩膀想把海樱拉起来让她快走,男人却鬼魅般无声出现在他的身后。

 

海樱惊恐地看着他,影子覆盖在奥兰多身上,说不出的可怕。

 

奥兰多还想再说什么,却只觉得后颈一痛,失去了意识。

 

他再醒来时,耳边是车轮在轨道上行驶时发出的闷响,身下的地板也有些颠簸。

 

逐渐清晰的视线中,先出现的是红着眼眶的海樱,看起来哭过一场,见到奥兰多睁眼,急忙凑上来问他有没有事,要不要喝水。

 

他摇摇头,努力坐起身来,牵动了肩膀的伤口,却发现已经被包扎过了,绷带缠绕打结的方式,都是他所熟悉的。

 

于是他侧过头,毫不意外地发现了那张与记忆中截然相反的淡漠的脸。

 

听到声响,那人也看了过来,眼神又转向了海樱,问道:“醒了?”

 

“嗯。”

 

“你……”

 

奥兰多声音干涩沙哑,只说了一个字便说不下去,海樱便贴心地递给他一瓶盖子已经扭开的矿泉水。

 

“我回去看过,”他望向窗外,不再看奥兰多,“呵,没想到你竟然把「不朽荣耀」的称号让给了我。看来还挺值的。”

 

“你既然没死,为什么——”

 

“我的眼睛,”弗里恩打断了奥兰多的话,左手捂住了他唯一露出的那只眼睛,“看不清了。所以看不出这位大小姐是银发还是黑发,也不知道你到底醒了没有,只能辨认出一点红色。”

 

“就算如此,你大可以回来找我,我可以帮你找些别的事情做。”

 

弗里恩嗤笑一声,像是在嘲笑他愚蠢的想法:“你以为是那么简单的么?”

 

“第六医疗所……从那里醒来的那一刻起,我就不再是弗里恩了。现在的我,不过是一个会给人带来死亡恐惧的阴影罢了,被整个奇迹大陆通缉着。”

 

“怎么样?十五亿的价格,心动吗?”

 

“我要是还能把你缉拿归案,现在也不用坐在这里了,”奥兰多皱着眉头,看着这位曾朝夕相处的旧友,“所以现在是什么意思?你不是要杀海樱么。”

 

“我说过了,我的目标只是白樱恋歌。”

 

他走近奥兰多,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这辆火车途径云端的洛川城,你们最好在那里躲一阵,等苹果联邦的混乱平息了再回来。”

 

“那是不可能的。”

 

奥兰多和海樱同时说道。弗里恩的脸上有些不悦。

 

“苹果联邦和提尔军勾结,要向云端开战,我作为指挥官必然不能缺席。而海樱是服装集团唯一的继承人,不会也不能让集团落入他人之手,必然要尽快夺回权力,阻止开战。我们都不能留在云端。”

 

“哦?如果我执意要你们留下呢?”

 

“那我只能尽全力阻止你。如果最终还是败了,我也没有遗憾。”

 

弗里恩忽然露出了笑容,俯下圌身来贴近奥兰多的脸,猩红的眼眸中流露出危险的气息。

 

他挑起奥兰多的下巴,语气轻佻:“要我妥协也不是不行……你还记不记得我们的约定?输的人,必须无条件答应获得「不朽荣耀」称号的人任何一件事。”

 

“当然记得。如果你想用这个约定来逼我妥协,那我也无话可说。”

 

“奥兰多……”

 

海樱本能地感受到弗里恩不怀好意,在他面前却无能为力,只能小声叫着奥兰多,提醒他不要上当。

 

“我没事。”

 

奥兰多被人锢住下巴,被迫与弗里恩对视,无法转过去看海樱,只能轻声安慰她。

 

弗里恩对他这个举动很是不满,手上的力道加重了几分,奥兰多仍是从容地笑看着他。

 

“算了,”他忽然松手,似是觉得无趣了,“你们的死活与我何干。下次再见面的时候,就用实力说话吧。”

 

临走前,弗里恩手中忽然多了一朵玫瑰,弯下腰来把它别在了奥兰多胸前的口袋上,微微一笑便闪到门边,打开了门。

 

巨大的气流涌圌入车厢,奥兰多努力睁着眼睛,也只能看见一片翻飞的衣角消失在夕阳之中。

 

“奥兰多……?”

 

弗里恩离开后,奥兰多垂下眼睛看着自己胸前的红玫瑰,表情十分复杂。海樱有些担忧地看着他。

 

奥兰多笑着摸了摸她的头,“没事。还有多久到洛川城?”

 

“大概还有半个小时。”

 

“好,你也休息一会儿吧。等到了,我们再做打算。”

 

海樱应了一声,听话地回到自己的垫子上,枕着手臂闭上了眼睛。

 

见她稍微安心了一点,奥兰多也放下心来,低着头看向胸前那支鲜艳的红玫瑰。

 

与旧友……意外重逢吗。

 

还真是相当意外。

 

火车进站后,嘈杂的人声吵醒了他们。两人下车后才知道洛川城的情况也没有好到哪里去,车站里都是争抢着要上车逃往安全城市的人。

 

郊外也是危机四伏,两人只好潜入隐蔽的森林中,寻找一处栖身之地。然而他们走了许久都没有可以休息的地方,还遇到了几名落单的提尔军,一番缠斗下来,奥兰多肩膀上的伤口裂开,绷带再次染上了红色。

 

好在遇到了出来巡视的祝若笙等人,带着两人找到了守林人的小屋,把他们安顿在这里。得知暖暖等人也来了洛川城,奥兰多请祝若笙帮忙带话,希望暖暖可以来这里。

 

在向他们解释了前因后果,并把海樱托付给暖暖之后,奥兰多松了一口气,却又不得不赶回去,面对更为残酷的事实。

 

“奥兰多,你不能回去!和提尔联军一起攻打云端这样的事情,我们都无法接受……”

 

他沉默,将手放到心口的位置,心中默默起誓着。

 

他曾与弗里恩立下共同的理想,誓死保卫苹果联邦,用生命保护和热爱着这个国家。如今弗里恩没有死,能实现这愿望的人,也只剩下他一个了。

 

而毕业后加入军队,他也曾向政圌府宣誓永远忠诚。

 

作为一个军人,他永远无法背叛自己效忠国家的誓言,即使接收的命令,会给更多人带来灾难,背离了初衷。

 

离开时奥兰多努力忽视背后女孩们的啜泣声,抬起头望向洛川城外皎洁的明月,从口袋里拿出了那支已开始枯萎的红玫瑰。

 

他想了想,最终还是把它扔在了地上远去,身影渐渐融入夜色之中。

 

一个黑色的影子隐藏在树枝之间,茂密的叶子遮住了他大半身形,隐约露出一张冷淡的面孔。

 

他看了看远去的人影,又看了看地上被遗弃的花朵,嘴角牵起一个嘲讽的笑容,转身向着与奥兰多完全相反的方向去了。

 

 

评论(18)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