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子君

时时自省,日日练习

【弹丸论破】红线仙的忧郁(狛日篇)

※灵感来自于《狐妖小红娘》,参照了部分设定,没有啥直接关联w

 

※理论上是有三篇,另外两篇是(可能不会写的)逆宗和十苗,也算不上系列吧。

 

※原著背景,有不科学的成分

 

※二代全员存活,七海未死亡并加入未来机关就任十三支部长,同时没有3里未来机关自相残杀的事件。

 

※狛枝私设,没有陷入绝望。

 

※神座姐姐会有的,因为我超喜欢修罗场!!只有修罗场才最能让人兴奋起来啊!!(。

 

※OOC预警。

 

以上,感谢观看w





缘分,是一种不可捉摸的东西。

 

它是一只无形的手,可以将两个毫无交集的结合在一起,写下属于他们的故事。

 

虽然生活在科学时代的我,并不是很相信这些玄乎的东西。

 

——直到三天前,我还是这么想的。

 

1

 

我的名字叫做桃沢真衣,是原私立希望之峰学院74期学生,现已毕业,就任于未来机关,隶属第二支部。不过由于十三支部长暂时不在总部,目前由我代为管理。

 

是的,我是从那间万人向往、据说「只要从这里毕业,人生几乎等于成功了」的学院里毕业的充满希望的人才之一。而现在,我却面临着「桃沢真衣人生中最大最恶的绝望事件」。

 

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我们桃沢家世代流传的副业——红线仙。

 

虽然说是红线「仙」,但我可是货真价实的人类,毕竟我们可是一个科学的时代啊。这种说法只是家族内部的美化而已。

 

这个名字听起来还算好听,然而直白一点也就只是「月老」或者「红娘」这样的存在而已。

 

为什么这么老套的职业还会流传下来我已不得而知。只是如果换作平常我大概会觉得这是家族里无聊的传说罢了,然而现在握在手里的这本书却让我不得不面对这个现实。

 

——《天书》。

 

是的,就叫天书。请不要吐槽这个名字。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希望它能更霸气一些,只可惜这一本一看就知道经历了很多年头并且扑面而来就是古朴气息的线装书封面上清楚地写着「天書」两个汉字,仅此而已。

 

《天书》对于红线先来说是非常重要,也是必备的东西。每一对需要红线仙帮助的人的信息都会非常详细地写在上面,从身高体重三围视力到人生经历、喜欢过的人、现在喜欢的人,甚至是黑历史等,都会详细地写在上面。除此之外,天书还会提供另一项重要的信息——关于平行世界的故事。

 

也就是说,这两个人也许在平行的世界里也被缘分牵引着,只是能否真正地在一起并不确定。而他们在其他世界所经历的种种,无论结局是否圆满,都会一一呈现在这里,方便红线仙顺利地完成任务。

 

桃沢家红线仙的名声也正是靠着它才得以顺利延续下来——对此我一点也没有感到高兴。明明说了红线仙的存在是个鲜为人知的秘密,哪来的名声啊?

 

我了解到关于到红线仙的一切还是在三天前——从上一任红线仙,也就是我的父亲口中得知的。

 

红线仙的继任是在上一代死亡或者主动放弃的情况下才会发生,并且在下一任继承这个身份之前,有关于红线仙的一切都需要保密。在这件事上我还是要感谢我父亲的,因为他一直坚持着红线仙的身份,直到去世前才卸任,赋予了我天书,并告诉我所有关于红线仙的事情。

 

桃沢家的人似乎都认为红线仙是非常神圣的存在。有说法是桃沢家世代作为红线仙帮人家牵线积攒的福祉唤来了家族一生的平稳。

 

之前也说过了,作为一个科学时代下的人,对这种玄乎的存在并不是很相信。然而看着在这种极度不稳定的大环境下也能安稳度过一生的父亲的面子上,我还是勉强相信这个职业会给我带来好运吧——毕竟是来自家族不可拒绝的使命啊。

 

于是出于好奇心,我最终还是随手翻开了这本流传下来的天书。按照道理讲,现在我的第一个任务目标会出现在上面了——

 

啊,是开玩笑的吧。说到底,这本不科学的书到底为什么会存在啊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科学的世界里啊?所以这种不科学的东西上出现的「狛枝凪斗」四个大字肯定也不能相信吧?!

没错,这就是我所遭遇的「桃沢真衣人生中最大最恶的绝望事件」——

 

作为红线仙的第一个任务对象,是狛枝凪斗。

 

目标,大概就是,促成他的姻缘??

 

事实上我并没有见过狛枝凪斗,也没有接触过他,对这个人的了解都是从别人那里听来的,但他还是给我留下了不好的印象。俗话说得好,第一印象还是很重要的。

 

对他仅有的了解来自于跟我同期的学生,雪染千纱。虽然学生时代的我们几乎没有交集,但加入了未来机关之后闲下来的时候偶尔会一起喝喝下午茶聊聊天。我就是在这些时候从她口中听说了有关于狛枝凪斗这个人的事情。具体如何如何就不一一赘述了,总之留下了不好的印象,尽管千纱一直在强调「就算如此狛枝君也是个好孩子!」。

 

他那些所作所为已经让我不寒而栗。因为不甚了解,所以我不想也不敢轻易地对他做出任何定论——也许让我感到不适只是因为我不够了解他而已,但仅仅是这样,也足以让我决定对他抱着敬而远之的态度了。

 

更何况77期生以及贾巴沃克岛的情况都会由在岛上的十三支部长七海千秋,或者他们的中心人物日向创定期汇报,完全不需要我跟狛枝凪斗这个人有任何接触。

 

啊,不过日向君真是一个很可爱很温柔,会让人感到安心的人。

 

难怪他会成为77期的中心人物。

 

说了这么多,虽然狛枝的名字出现在上面让我很惶恐,但反正我也不会真的去帮他,所以继续看下去也没什么关系吧?再说了这本书上的内容一定是假的,就当看看它是怎么编下去的吧!

 

狛枝凪斗,希望之峰77期学生,被冠以「超高校级的幸运」的头衔,身高180cm,体重65kg,三围是——啊,我对这个不感兴趣。

 

……

 

十分看重才能,将希望之峰其他拥有才能的学生称为「希望」,一直致力于让希望绽放它应有的光辉,为此即使自己成为垫脚石也在所不惜。

 

对「绝对的希望」有着异常的执着。并且对于没有才能的普通学生不屑一顾。

 

……

 

与他的红线相连的另一端的人是——

 

?????

 

我不断地告诉自己,这本不科学的书上写的东西根本不能相信,但看到上面写着「日向创」三个大字的时候,我还是差点把天书扔出去。

 

等、等一下,是我的认知出现了问题吧?真的没有哪里搞错了吗?这个日向创是我认识的日向君吗??还是其实是同名同姓?啊,那也太巧了吧?如果是我认识的日向君就更不对了吧??我记得日向君在预备学科的时候被评定为「没有任何才能并且有未被发掘才能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呢???前面不是才说好狛枝凪斗对才能非常看重的来着??

 

此时的我完全抛下了「这本书上写的都是假的」这样的观念,继续看了下去。

 

天书上提供的内容异常详细,包括了他们在新世界程序中所发生过的事情,连与每个人说过的话都一一记录在上面——当然他大部分都是和日向君说话就是了。

 

……

 

看来,这个人果然比我想象的还要可怕得多。

 

关于狛枝凪斗的内容有很多,而越是翻阅到后面,我越感到背脊发凉。尤其是倒了最后为了要揪出黑白兄所说的安插在他们之间的未来机关的人而自杀这部分,我几乎看不下去。

 

这个人的一切行为都超出了我的理解范围,加上他奇怪的说话方式,大概也只有心宽的日向君才能忍得住,跟他有那么多交流吧?虽然两人似乎也没少发生过不愉快,但换做是我的话,我可能连无视他都做不到吧。

 

新世界程序之后就没有了关于这方面的记录,但是小千秋已经汇报过77期学生全员苏醒的情况,这是为什么呢?他难道变得安分起来了?

 

再往后翻就是关于平行世界的事情了。看着一个个惨不忍睹的BE方式以压倒性的优势盖住了屈指可数的HE结局,我的内心有点复杂。

 

呼……

 

合上天书,我长舒了一口气。

 

才没有同情这个人呢!也没有对这个人稍微改观!这只是作为红线仙不可推卸的责任啊!

 

——所以说,我到底是为什么相信了天书上的内容并且接受了红线仙的设定啊?

 

等我认识到这个问题严重性的时候,我已经坐在了开往贾巴沃克岛的船上——虽然目标很困难,但越是困难的事情做起来才越让人兴奋不是吗?作为奇迹的表演者、「超高校级的魔术师」,我真是当之无愧的红线仙呢!

 

只是,直到这件事结束前,我都没有想过,我选择了来到贾巴沃克岛,而恰好有船只要去往贾巴沃克岛,都并非偶然呢?

 

 

“呼啊……唔……”

 

“那个……七海さん?”

 

索尼娅·内瓦曼有些无奈地看着上一秒还在和她说话、下一秒就陷入了沉睡的同学七海千秋。

 

虽然大家已经对七海这个表现习以为常,但她刚才一脸严肃的样子索尼娅觉得她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说,于是只好提高了自己的音量。

 

此时她们身处港口,温柔的海风,轻柔的波涛声,加上和煦的阳光透过南国树木宽大的叶子洒下星星点点的碎屑,这样的环境还真的是让人不免感到昏昏欲睡呢。

 

“啊、抱歉,索尼娅さん,”七海揉了揉眼睛,恢复到清醒的状态说道,“有看到日向君吗?有件事想要跟他说呢。”

 

“日向君吗?吃完早餐之后没有看到他离开,应该还在旅馆那边?”

 

“这样啊……谢谢了,索尼娅さん。”

 

望着七海摇摇晃晃打着游戏走远的背影,索尼娅总是担心她会摔倒。

 

“不过,七海さん说有事情……是什么呢?”

 

索尼娅偏着头陷入了沉思,直到身后一直在交谈着的未来机关的人员拍了拍她,索尼娅这才想起来刚才的交谈还没有结束。继续说话的过程中,她眼睛余光里出现了一个黑影,向着七海离去的方向移动。

 

她刚想回过头提醒七海,却发现对方摇晃着的背影周围没有任何异样。

 

这难道就是电视剧中经常会出现的情节吗!主角本察觉到了什么,但对方消失得太快,让他以为是自己出现了错觉,从而给了敌人可乘之机……

 

想到这里,索尼娅忽然兴奋了起来,独自对着那个方向开始了无限的畅想,留下身后的未来机关人员不知如何是好,那一句「一起来的船上似乎少了一个人」也不知道她听到了没有。

 

七海当然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了畅想的对象。沉浸在游戏里的她站在旅馆的泳池旁,忽然打了个喷嚏,这才从屏幕上移开视线抬起头来,恰好看到了正从餐厅走下来,手上端着食物的日向。

 

“啊,找到了,日向君。”

 

“是七海啊,怎么了?”

 

日向似乎是没有料到七海会来找他,有些惊讶。拿着食物的手抖了一下,像是想要藏起来却还是放弃了。

 

“那个啊,虽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但总觉得等一下就会忘掉。其实——”

 

话还没有说完,七海忽然发现日向的表情忽然变了,像是看见了什么人,又显得很惊讶。还没来得及去思考,她就感觉自己的脑后抵上了什么东西——从质感来说,应该是枪吧。

 

意识到不妙的七海和日向都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因为看不到,所以七海不知道对方的样子。但日向可以看到,对方戴着墨镜,穿着未来机关的制服。

 

难道未来机关里——

 

砰砰砰——!

 

就在他思考而失神的一瞬间,扳机已经被扣下,巨大的声响传来。只是随之而来的并不是硝烟与鲜血,而是无数飞扬着的彩片。在这缤纷的纸片之中,那个人忽然瘪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出现在两人之间的,戴着黑色高沿礼帽的身影。

 

“Big Surprise!”

 

出现的人顺手接住了数量不多的彩片,握住它们,再张开的时候,飞出了一只洁白的鸽子,在三人的头顶盘旋了一圈之后,落在了餐厅的屋顶上。

 

“怎么样,有被吓到吗?”

 

“……”

 

来人笑嘻嘻地等着他们的回答,却没有得到意料之中的反应,一脸复杂地站在原地。

 

“学姐,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诶——超失望的。不要担心啦,现在绝望残党已经是强弩之末,被消灭只是时间的问题。”

 

“……总之学姐已经来了啊。刚才想和日向君说的就是这件事哦,桃沢学姐说会来岛上,”七海对此并没有过多发表评价,只是两手抓着自己的书包带,歪着头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不过学姐是什么时候到的?”

 

“就在刚才哦!小千秋你和索尼娅さん说话的时候。听说你要来找日向君,我就偷偷跟在你后面了,毕竟我是第一次来,完全不熟悉,”说着,她又转过去面对着日向,抱歉地笑笑,伸出了自己的手,“刚才吓到你们真是抱歉啦。但还是要说,初次见面,日向君!我是未来机关第二支部的桃沢真衣。”

 

“是桃沢学姐啊……的确是第一次见到真人。不过很抱歉,我现在抽不出手……”

 

“哦哦!该道歉的是我,没注意到。不过日向君端着食物要去哪里呢?偷偷回房间里一个人吃?”

 

“吃饭为什么要偷偷的啦……”日向有点招架不住对方的脑回路,“这个是……要给狛枝送过去。”

 

“咦?送过去?”桃沢真衣一脸疑惑,“狛枝君怎么了,生病了吗?还是半身不遂行动不便?”

 

“这个……”

 

日向和七海对视了一眼,沉默一阵之后,七海点点头,解释了起来。

 

“其实——”

 

正如之前七海向未来机关总部汇报的那样,77期在新世界程序中身亡的十一人已经全部苏醒。虽然在程序世界的死亡对他们的意识造成了一定的影响,但经过了一段时间的休息已经恢复正常,基本可以确定大家成功脱离了绝望状态。就连一直被提防着的狛枝也温和了起来,变成了程序中初见的模样。

 

和平的状况让大家放松了警惕,以致于上一次未来机关定期探访贾巴沃克岛的船只到来时,差点让狛枝引发大麻烦——他策划好的一场袭击,企图在岛上挑起事端,让绝望的环境来衬托出希望的光辉。

 

这时候他们明白,对狛枝这个人,真的是一刻都不能省心。

 

最开始大家以为狛枝是没有完全恢复,受了绝望的影响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于是强制让他进入睡眠状态扔进了舱内。但新世界程序是一个相当庞大的程序,想要启动非常麻烦,现在又是维护期间,不能使用。因此七海认为在这段时间内能找到别的办法就尽量不用程序解决。

 

当然最后他们并没有找到解决办法。因为他们很快就意识到了,这只是狛枝的本性——对希望的极端追求,使得他看上去和绝望没有什么差别,尽管他自己一直在强调有很大的区别。

 

让狛枝一直睡着似乎也不是什么办法,却也不能放任他不管。无奈之下大家还是暂时还原了新世界程序里的办法——绑起来,扔进已经打扫干净的旧馆里。毕竟狛枝也还是个刚恢复不久的“病号”,不能亏待他。

 

来龙去脉虽然有这么多字,但在总结攻略经验丰富的七海的简述下一下就清晰了起来,在餐厅到旧馆短短几步的距离之间,桃沢真衣就明白了大概。

 

“原来如此……但是为什么是日向君来送饭呢?而且看起来偷偷摸摸的。”

 

“嗯……为什么呢?”

 

七海的语气中完全听不出疑惑,眼神也一直没有离开过游戏机的屏幕,表情没有丝毫波动,让桃沢真衣不禁怀疑她是不是真的知道自己刚才问了什么。

 

虽然七海并没有表现出知道的样子,桃沢真衣又是一脸不明觉厉,日向还是觉得有些窘迫,但还是在注视下推开大厅的门走了进去。

 

听到推门的声响,原本背对着门被五花大绑的狛枝翻了个身,看清楚来人之后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嗯?是日向君?啊、手里拿的是饭菜吗,虽然比不上超高校级的厨师花村同学充满希望的料理,但就味道来讲还不错哦?比起和式早餐我更倾向于牛奶面包——不过,这是日向君亲手做的吗?为了我这种渣滓?”

 

“……少啰嗦。食物放在这里了,你自己吃吧。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做,先走了。”

 

日向努力让自己看上去面无表情一些,但这似乎对狛枝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诶……?日向君不喂我吗?我可是被绑着哦?而且之前说好要喂我也并没有实现诺言!”

 

“什么时候说好了啊!”日向手握成拳,忍住想一脚踩在狛枝脸上的冲动,“别装了,绳子已经被你解开了吧。”

 

“嗯,被发现了吗?”狛枝可以算得上是一脸惊讶地把手从绳索中拿了出来——这么轻易地挣脱开了这复杂的束缚并不是因为绑法有问题。事实上一开始狛枝也没有想到反解的好办法,只是他很巧地发现绳子有磨损过留下缺口的地方,于是顺理成章地就解开了。

 

“不过也是呢,有了神座君的才能,发现这种小事也是很容易的吧。”

 

“跟那个没有关系。总之你快吃吧,我走了。”

 

“诶?等等啊、日向君~!可是我的左手不方便哦?”

 

狛枝若无其事地抬起了自己的左手晃了晃,笑得事不关己。

 

他的手腕处露出一截绷带。而绷带的另一端是一只与他整个人格格不入的白皙秀气的手,纤长的手指上还粘着尚未脱落的红色假指甲。

 

虽然没有正面看到,但这一举动还是成功唤来了日向顿住的身影。

 

本来在狛枝醒来之后,就应该把那只属于江之岛盾子的左手卸下来,然后再考虑让左右田帮他做只义手什么的。只是狛枝苏醒的时间不长,加上他本身体质就较弱,而且他主观意识并不认同拆卸下来的行为,强拆也可能再生是非。商量之后还是暂时决定保留下来,一直发展到现在。

 

也许他这就是他的目的呢?

 

对于除了狛枝的其他人来说,无论是江之岛盾子的手,还是眼睛,还是其他任何部位都是沉重的存在。这会让他们回想起在新世界程序中那种互相怀疑的感觉。不管是出于什么样的动机,即使同伴都已经醒来,他们还是都不愿意回想在程序中背负着同伴死亡的重担而坚持到最后的感觉了。

 

但是狛枝的手,时时刻刻都在提醒着他们。

 

也许这也是其他人都不太愿意来给狛枝送食物的原因之一吧。

 

日向不能理解狛枝即使挥动着不属于自己的手,脸上的表情也能像跟自己毫无关系一样灿烂。且不说这只手用起来会带来多少不便,他亲自切下自己的手,又切下尸体上变得冰冷的手,再接起来……

 

日向无法想象那个画面。只是联想到狛枝在程序最后的时候对自己做出的事情来,也许这点疼痛根本算不了什么。

 

“日向君?是心疼了吗?如果是的话还是乖乖来喂我吃饭比较好吧?不然我会很难过的!“

 

日向看了看他的笑容,完全看不出他所谓的难过表现在哪里。还是说确信他会答应?

 

“我说你啊狛枝……你又不是左撇子,右手不是还可以用吗?”

 

“唉,这样啊……果然,现在连日向君对我都这么冷淡了吗。不仅是充满希望的各位超高校级的同学,连日向君这样的预备学科都不愿意正眼看我了……看了是彻彻底底地被希望抛弃了,这样的话还不如去——唔。”

 

日向宣布刚才自己想的所有关于狛枝的事情都作废。这家伙果然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

 

最终日向当然还是妥协了。他迅速地坐下来,拿勺子舀起味增汤就塞进了狛枝嘴里,堵住了他接下来的话。

 

“唔、虽然卖相很普通,但豆腐很好吃呢,日向君。”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狛枝压低了自己的声音。

 

虽然这虽然说不上是很好的赞美,但只要狛枝不说一些讽刺他没有才能之类的话,日向就已经很满足了。

 

“不过日向君,好烫啊!难道不应该先吹一吹再喂给我吗——!”

 

最好自己先试一下温度。

 

狛枝并没有说出这句话来,他还是想继续吃日向君亲手喂给他的饭的。

 

“哦……”日向愣了一下,觉得他说的好像也有道理,毕竟是他刚刚做好的。

 

“不对啦!为什么我要照做啊!不要那么多废话!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学姐和七海还在外面等着——”

 

??????

 

如果内心世界可视化的话,此时此刻站在门外听着他们对话的桃沢真衣相信自己周围一定漂浮着无数的问号,以及几个值得深思的哲学话题——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这里做什么?

 

日向君?日向君这个词怎么说来着???

 

虽然她的面部表情此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但用力扒着门框已经泛白的手指完全暴露出了她充满波动的内心,反射弧甚至都绕了好几圈,脑子还在思考刚才的问题。

 

因为狛枝的声音忽然低了下去,关于豆腐的话题,她只能依稀听见「豆腐很好吃呢日向君」。

 

“豆、豆腐?那个,他们在说什么啊小千秋??”

 

事实上真的只是在吃豆腐而已。理解成另一层意思的桃沢真衣认真地思考着为了日向君着想自己是不是需要冲进去。然而碍于魔术师与生俱来的礼仪,她又觉得自己这样直接冲进去打扰人家也不太好,更何况狛枝根本就不认识她。

 

七海在认真地打游戏,对此毫无反应,桃沢真衣不好去打扰她。然而听着狛枝左一句日向君右一句日向君,句句不离日向君,她开始觉得,天书果然是在骗她吧。

 

明明两个人的关系并没有书上说的那么糟糕,相反看起来还算亲密,尤其是狛枝单方面表现得像个痴汉。

 

桃沢真衣终于开始后悔自己不经大脑就迅速来到贾巴沃克岛上的行动了。

 

现在,她只希望自己可以赶紧离开这个地方,加入绝望残党。


—可能不会有后续的TBC—


以及,后面喂饭的灵感来自于b站那个剪了所有狛枝叫日向君的视频(。(满脑子都是日向君x

评论(2)

热度(64)

  1. 艾丽丝栗子君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禁血红莲
    栗子君_放飞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