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子君

时时自省,日日练习

【奇迹暖暖/白祝】假装这里有块糖

很早之前发过的一个小段子,依然是看心情删……最近情绪比较迷,可能会整个写出来,也可能不会……





#约会

这一年的春天来的有些迟。云京一直到四月初才终于有了春天的感觉,天气回暖,草长莺飞,万物复苏。

郊外的湖堤上已是一片绿草如茵,引来了不少踏青的人。

顽皮的孩童牵着风筝一路奔跑,争着谁的那一只放得最高;靠近浅水的地方有终于摆脱了厚重冬衣、解下鞋袜的姑娘们戏水,眼神不时地往树荫下瞟,红着脸凑在一起说着悄悄话;而被议论的一对璧人仍浑然不觉,笑着依偎在一起,伴着不知从哪里传来的悠扬婉转的箫声,享受这一片和谐宁静的景致。

一曲毕,祝羽弦将玉箫收回了腰间从石头上跳下来,看上去心情极好,拉着白永羲便要到草坪上去晒太阳。

他本就极爱热闹,又一整个冬天都窝在屋里几乎没怎么出去过,实在有些闷得慌。于是天气一转暖,祝羽弦便要拉着他出去玩,嫌他整日埋在那些书卷里日子过得太枯燥,要多出去感受一下自然气息才是。

云京不似南境那般繁花遍地,处处弥漫着醉人的花香,但成片的绿树与草地散发出的清香也别有一番风味——祝羽弦向来是个很懂得享受的人。

可惜湖边人多,白永羲又喜静,祝羽弦不好拉着他去凑那些人的热闹,便寻了个安静的角落坐下,一边吹着微风一边同白永羲闲聊几句。末了又解下玉箫来吹奏一曲,曲调都比平时欢快几分,看上去很是惬意。

祝羽弦吹箫时候的样子很好看,敛去了平日的散漫与笑意,神情专注认真,目光随着指尖移动,一心一意,便不会吹错。

白永羲也十分喜欢他这样,便一直静静地立在身旁瞧着,却没注意到其实祝羽弦也在偷瞄他,眼眸中盛满了笑意。

一曲吹罢,两人沿着岸边一路走着,本想找一个人少的地方晒太阳,祝羽弦却忽然蹲了下来,挑起了浅水边的小石子。

小石子被湖水冲刷打磨变的圆润光滑,拿在手里小巧可爱,手感很好,花点心思也能做成好看的饰品。

反正草坪上也都是人,一时找不到安静的地方,还不如在这里做点有意义的事。

湖水入手还有些微凉,祝羽弦摸索着,觉得自己这个举动有些熟悉。想了想忽然转过头去问白永羲,记不记得他们初遇的时候,也是在这里,两人说好交换信物,却谁都不肯放手。最后白永羲的玉佩失手落进了湖里,他便跳下去找了回来。

“那时对云京可没什么好印象,觉得城和人都古板严肃,无趣的很。现在倒觉得这里庄严大气却也繁华热闹,有趣的紧。”

祝羽弦笑着说道,一双明亮的眼睛却只倒映出了白永羲一人的影子,身后的湖堤垂柳美景,都落不入他眼中去。

“你若是喜欢,整座云京城便都予你。”

白永羲极少说笑,说这话时的神情也是一如既往的认真严肃,语气淡淡。若不是考虑到现实,可能真的会被当真。

祝羽弦一愣,随即反应过来。白家就算在云京权势再大,这城池也不是说给就能给的,怎么说也是京城,天子的面子还是要顾及的。再者云京离南境远得很,他单要这云京城也没用。

虽然知道当真不得,但祝羽弦还是很配合,扔了手中的石子,伸手勾住对方的脖子贴了上去,靠的极近,笑盈盈地开口。

“那可多谢羲王殿下了。”

他故意将自己浸过水的冰凉的手塞进了白永羲脖子里,见对方全无反应,也不恼,继续同他说道。

“不过礼尚往来,羲王予我这般厚礼,在下无以为报,不如以身相许,如何?”

祝羽弦把手捂热了,便抽回来,抬起头想去看白永羲的脸,却不防他忽然恰好低下头来,一个轻吻落在唇边。

“好。”

评论(5)

热度(36)